Under the sea.

保持清醒°

梦/丹奂 2

粘人大狗狗姜丹╳纯情奂奂


      “你躲着我干什么?”

     金在奂抬头一看,发现空荡荡的教室只剩下他们两个人,莫名荡漾出一种奇怪的气氛,心虚的挠了挠自己睡翘的头发:原来自己睡了这么久吗?下垂眼飘忽不定的躲避着与丹尼尔的眼神交流,声音细如蚊呐:“我,我没有躲着你啊…”见对方不说话,金在奂又偷偷抬头瞄过去。

      姜丹尼尔本来打算和在奂好好谈谈清楚的,但是这个小饺子居然一直睡到了放学后半个小时,心里不由得憋了一团闷气。但是呢,如今见到金在奂顶着一副纯良无辜的模样,柔软蓬松的头发在夕阳的映称下镀上了一层金色的柔光,琥珀色的瞳孔清澈透亮,再加上那一双白净纤细的手…心中的气不觉就消了一大半。盯了半响,丹尼尔开口:“在奂,我……”声音低沉沙哑,眼神折射着暖橙色的光满是温柔,不自觉的握上了那双手,冰凉凉的。

       金在奂浑身一颤,对方的手滚烫烫的,温热感从手心蔓延到脸颊,再到局促到红透了的耳尖。他不敢看着对方,低着头露出毛茸茸的小脑袋。

        丹尼尔见了这副模样,心里只愈发的被扰乱了,之前想说的话都抛到了九霄云外,控制不住自己的行动。他捧起对方的脸,滑到熟透了的耳尖轻轻摩挲着,是滚烫的。金在奂被迫抬起了头,白净的脸蛋红通粉嫩,嘴唇生的像通透的樱桃果冻,饱满又小巧。皱起了眉头,盯着丹尼尔说:“你干什…”一句未完,丹尼尔便俯下身吻了上去。

        他愣愣的,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周围充满了丹尼尔的气息,很是温柔……

 


待续……


梦  / 丹奂

粘人大狗狗姜丹╳羞涩纯情奂奂(青梅竹马设定)


夏天的蝉鸣总是绵延不断的,燥热的,夹杂着耀眼又稀碎的阳光。透过树叶洒落在金在奂的稚嫩的手上,脸上,还有微微泛红的耳垂。

他闭上眼睛,想起了那个夏天,泪痣显眼而又合适的随着那人笑的眯成一条缝的眼睛起伏,那个温暖而又纯粹的梦。


     “金在奂!”一个充满少年感又略带磁性的声音把正在睡梦中的某人唤醒。

        “唔……”在奂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缓缓睁开,教室窗外的阳光倾泻进来,映在姜丹尼尔的脸上,细碎的发梢,纤细的睫毛,还有一颗好看的泪痣。金在奂不由得看出了神。

         丹尼尔刮了下金在奂的鼻子,“想什么呢,都放学了还睡觉呢,一起吃饭去啊,嗯?” “啊,好,好,我们现在就去!”金在奂连连应声,转过头去不与丹尼尔对视,生怕对方发现了自己的小心思,还有红透了的脸和耳朵。

          丹尼尔和金在奂在同一所学校同一个班级上课甚至还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两个人小时候开始就打打闹闹的玩耍着,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金在奂突然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说不上来的。比如聊着天,丹尼尔突然把手伸过来揽着在奂肩膀说笑的时候,金在奂白嫩的脸颊没有一点预兆的就红了起来,连带着耳朵也一起熟透了。这让丹尼尔很是好奇,连环追问下也套不出一点话,倒是气的我们的小饺子鼓起他的脸颊肉闷声走掉了。

          “啊……这到底是为什么呢”金在奂抓狂的挠着自己的毛茸茸的脑袋,仿佛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会对自己的朋友动了心。



           其实这一切丹尼尔都放在心上,只是不知道怎么开口。每当他望着金在奂圆圆的下垂眼眨巴眨巴的看着自己的时候,就有一种想冲上去给对方顺毛的感觉,但是这个饺子却不太好对付,每次自己亲近一点的时候他却条件反射似的红着脸躲得远远的。这让尼尔陷入了苦恼,而且最近金在奂都不怎么理自己了,自从那次放学吃完饭以后他见到自己也是能躲则躲,仿佛自己要吃了他似的。

   待续。

          

        


亚当不会得到夏娃

苦涩的味道围绕着,求而不得,挥之不去的萦绕在脑中的漩涡里。

我要采摘下炎日中如同伊匍园中的苹果的你,却被内心的毒蛇缠绕,被你在树叶缝隙中透过的冰冷眼神阻挠,最后我的双手被自己的丑恶斩落。

慢慢地在离你咫尺之远而又触不可及的土地上腐烂,化作你的养料。


我们甚至失去了黄昏的颜色。 当蓝色的夜坠落在世界时, 没人看见我们手牵着手。

——聂鲁达《二十首情诗与绝望的歌》


我什么都做不好我真没用


总有一天要摆脱所有束缚,然后自由的离开。




最讨厌听到对不起这三个字。


没有人会懂的。如果我是被人需要的独特的那一个就好了。对不起。只会感到天旋地转的恐慌感和眩晕,每个细胞都在压迫我,抽离出这个世界,仿佛什么都与我无关。


我真的是一个没有运气的人啊。好像从来就没有做成过自己想做的事,真没用。

11月,倒霉的一个月,我又有哪个时候是幸运的呢。我能不能祈求一下老天爷,眷顾一下我?让我也能开心一次。但是也许我本来就开心不起来,得到什么也不会开心吧。我真矛盾。